独坐长夜破晓天光🌌

【贺红】现实中经历玛丽苏是什么感觉?(知乎体)

不知道写的啥,很乱
————————————————
匿名用户       0.9k赞       28评论
受朋友邀请回答这个问题,好吧满足你的好奇心。在讲我的经历之前我要声明没错这是玛丽苏剧情,但我不是女主!听到这里是不是开始脑补各种男女虐恋深情却不能在一起或是长达数载青涩的暗恋说不出口的告白最终错过…然而都不是。




故事发生在k市,它是一个可以与北上广媲美的繁华都市,是北漂的必选之城。和许多年轻人一样怀揣着梦想来到k市,然而刚脱离父母羽翼下的我还是太稚嫩,生活远比我想象的艰难。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面对陌生的人,真的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和他第一次相遇就是在我最狼狈的时候。那天加班到晚上10点多的样子,身心疲惫在小区附近找了家馆子随便点了碗面,那个点儿人店里没多少人,我坐在那里看着周围的人干着各自的事情玩手机听音乐的但都没有一个多余的眼神。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那种感觉,有时候想在热闹的人群中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做只想静静的发呆完全放空自己,仿佛那个时刻自己的时空完全冻结。我开始吃面,味蕾在舌尖炸开勾起最深的回忆,熟悉的味道让我鼻尖一酸眼泪就流下来了(我不是在打广告是真的很好吃)然后我就开始边吃边哭根本止不住,那时候就感觉特别想家想妈妈做饭的味道。估计周围人还奇怪呢这姑娘是辣子放多了眼泪都出来了。后来我哭累了不知道怎么就趴桌子上睡着,睡了挺久现在想想我当时真太没安全意识了,怕是被人贩子打包卖了都不知道。咳,回归正题。迷迷糊糊听到有人敲桌子叫我起来,一抬头直接给吓清醒了,只见一头红毛的年轻人看上去不太和善挑着眉说“姑娘醒醒,要打烊了”四下一看店里就剩下我和他,桌子上的碗也收拾掉了,有点不好意思匆匆付了钱准备离开。古人云:祸不单行。这话真不是盖的!站起来准备走时才发现外面正下着雨,毛毛细雨不是很大但能把人淋的很透,好巧不巧我那天穿的纱裙这就很尴尬了。犹豫了一会心中正盘算着怎么办小区虽然很近但怎么也要个五分钟,大晚上又下着雨路上人应该不多…咬咬牙正准备冲进雨里那个红毛突然叫住我“我家就在附近,这伞你拿着吧,记得还我”说完就把伞塞给我。那是一把黄色的伞有点旧了可看得出主人很爱惜它。道了谢我拿着伞匆匆回家心想着明天怎么还他。玛丽苏剧情的纯套路有了第一次肯定有第二次。第二天早上我起的很早,下了一晚上的雨外面的空气清新我就想出去散步,七点多那会又是周末路上人很少,然后我就发现一个带黑口罩棒球帽的人跟着我,转了好几个路口都不见他走我就有点慌了。开始脑补最近新闻上各种抢劫跟踪啥的,我赶紧往回走几次转角我都想跑了,小区门口他还跟着心想最后一个转角他要还跟着我就跑。一转弯光顾着看他没注意前面的路迎面撞上一个跑步的人把我撞倒了。刚经历那种复杂的心情好不容易看到个人一下子就哭了出来。(emmm本人并不是很爱哭啦只是那段时间经历了很多事情情绪压抑了太久)是昨天那个红毛,他看我哭了有点懵赶忙扶我起来问我有没有伤着,我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两回撞见他我都在哭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碰瓷呢…回头一看那戴口罩的人在岔路口瞅都没瞅我直直走了,可能真是我想多了…红毛扶我在路边坐下,还特贴心的问我有事儿没要不要去医院,我赶忙说没事哪好意思麻烦人家两次。晨光打在他红色的头发上很亮,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高挺的鼻梁薄唇淡淡的眉毛,有点儿小帅。原来他也住这个小区那他昨天还给我借伞,心中默默给他加了几分。回家的时候发现好巧哦,我们居然住同一栋楼同一个单元同一层?!还是对门儿!我俩都挺惊讶,这神奇的玛丽苏。我也常去他店里吃饭一来二去就认识了,他姓莫,起先叫莫老板后来熟了就叫莫哥。是不是看到这里按照玛丽苏剧情走向认为这是一个完美的恋爱开始?不,这只是开始。




那之后我经常去他店里吃饭时不时还带几个同事照顾他生意,但他做饭是真的很好吃,简单的菜式加上一些独特的创意,口感好不说还让人特有食欲。他人也很好,有一次看见他在路边喂流浪狗,那一刻我真的有点心动。加班总是有惊喜。那天加班到十一点多回家路过他的店,看到店铺还亮着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喝酒,看我进来问我吃啥,我点了平时爱吃的汤米线坐在他对面。我吃米线他喝酒,像平时一样聊天,他问我为啥来k市“北漂呗,你呢?”他说“挣钱,生活还有躲人”那是他第一次和我讲起他自己,他的故事有点长我就长话短说。他说他很小的时候家里发生了变故,剩下他和母亲相依为命,常被人欺负有苦只能往肚里咽。高中的时候当起了混混到处打架惹事,结果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从此在劫难逃。他说那个人特别坏,老是欺负他,还特幼稚;那人也很好,替他打架,帮他摆平事情。因祸得福他认识了一帮很好的朋友,那是他人生最快乐的时光。只是少年人难免冲动,情愫的种子就在那个时候生根发芽。“真可笑,连表白都没有,就一句【莫仔,我想亲你。】我们就不明不白在一起了”他说的时候眼眶红了。“后来呢?”“后来?他哥找到我,给了我很多钱叫我离开他,我答应了。带着我妈离开了那,找了个舒适的地方让我妈安定下来,钱全留给我妈一分没动让她养老了。妈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可能为了他抛弃我妈。”他完全醉了,趴在桌子上怎么都叫不醒。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男生在我面前宿醉,这咋办?他怎么说也是将近1米8的大男生,我一个人也扛不回去啊。总不可能把他一个人撂店里吧。思索着要不要叫小区门口的大爷帮个忙。他电话突然响了,心下激动,老天还是不会绝人之路的。拿起电话看到屏幕上显示的陌生号码犹豫着要不要接。看了眼他心想希望是他朋友,认命接了。电话那头是一个低沉的男声,听到我的声音他明显沉默了,我赶忙问他是不是莫哥的朋友,能不能来接他一下。那个人叫我把地址报给他,说他马上到。很快,几乎是接完电话就立马到。他叫我帮忙把莫哥扶到他背上,他负责背人,他很高,很轻松就把莫哥背了起来。我在前面负责领路。等电梯的时候,他打量了我一眼,问我是不是贺氏集团的,那天天比较热,我只穿了工装的上衣,一般人只会认为那是个衬衫除非公司内部的人…这点我应该早就想到的…然而很久之后,我才发现…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电梯里光照他脸上真好帅,如果说莫哥是小帅,那他就是很帅。果然帅哥的朋友都是帅哥。“女朋友?”
“不是啦,普通朋友。”
“这么晚了你回去吧,剩下的我来。”他冲我笑了一下好帅,回头一定要莫哥给我介绍这朋友认识一下。




那晚后莫哥店里多了个打杂黑发帅哥,来店里女顾客明显增多。我也没多想,直到有一天,我和我一个同事又是闺蜜(邀我回答问题的人)来莫哥店里吃饭,给我们上菜的是莫哥那个朋友我俩顺便寒暄了两句。就看到我闺蜜那个表情,一脸复杂的看着我。我以为她会说“你太不够意思了,有帅哥都不跟我分享。”结果她对着他来了句“贺总好!”他也没反驳还很大方的对我闺蜜笑着点头,然后我就懵了。之后我就一直在神游状态,我闺蜜显然就很兴奋各种“贺总亲自上菜啊~幸福死了~”就听我闺蜜说“你刚来,可能不知道贺总就是今年公司新上任的总裁balabala”她后面说的啥我都没听进去整个人各种神游…让我更要命的事还在后面。之后的一周我几乎天天能看到贺总在小区楼道里转悠,各种蹲在莫哥家门口撒娇…没错是撒娇了…什么“莫仔,起床啦”“莫仔我没吃早饭”“毛毛,我没带钥匙回不了家”还有次我下班回家,贺总倚在楼道窗边抽烟,看到我很大声打了招呼,还把我吓一跳,他还很惊讶说好巧啊你也住这。我心道:难道你之前不知道吗…他又问我这里租价多少,缺不缺室友他想合租。我有点为难毕竟没想过和男生合租。我犹豫怎么说,就听到莫哥的声音“狗鸡你发什么骚!你别理他,他头有问题”说着开门一把拽着贺总拉进家关上门动作行云流水。我:???我好像看到贺总得逞的笑容。你们能体会吗?每天早上一开门第一句:贺总早。不管我起多早一开门他就在,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睡过道里了。我觉的我到公司都不用打卡了…到了公司贺总秘书通知我说贺总指明要找我去他办公室。公司同事的焦点一下全在我身上。这不就是玛丽苏剧情中总裁关照新人的套路吗?但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短短的几步路感觉怎么也走不完。心想他找我是合租的事还是之前的事儿,结果都不是。贺总叫我列张关于莫哥平时一天的行程表,越详细越好。我…这算不算以权谋私?第二天我就把表交给他了,他显然不是很满意。说给我一周时间,让我尽可能再详细一些。这就让我很头疼了。




俗话说的好,苦尽甘来,无虐不欢。有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开门没看见熟悉的身影,那一整天我都没见贺总,不过我也没太在意,他也不可能天天闲着的嘛。一连几天都没出现,常在店里吃饭的女顾客也问怎么没见那个打杂的帅哥。莫哥也只是含糊其辞说他有事。然而整整一周我都没见到贺总,而且每次提到贺总感觉莫哥就有点不自在,动不动转移话题。我总感觉他俩有啥事。到了贺总让我交表的时间我犹豫着要不要亲自交给他,对了,他为啥要调查莫哥,朋友也没必要知道的这么详细啊?我第一次对他俩的关系产生怀疑。我去交表的时候贺总正在处理工作,没有抬头让我直接进去,听到我是来交之前的列表时,他明显愣了一下,把东西放他桌子上他也没看就让我走了。回家的路上我碰见莫哥,他坐在花坛边的长椅上一个人喝酒脚边有几个空的易拉罐,我坐下陪他,他顺手递给我一罐,我没拒绝。我没说话等他开口,我有种感觉他这次喝酒和贺总有关。“我还是没能躲过,他来找我复合了。”我有点不明所以,难道不是因为贺总?是他前任?虽然听他说过前任但我一直对莫哥嘴里“他/她”是模棱两可的。“我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莫哥站起来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有点站不稳,我不知道我不在的时候他一个人喝了多少,我要扶他,他拒绝了。他从脖子上取下一条项链攥在手里,他有点醉一个踉跄手里的东西飞了出去掉在马路上,他要去捡我拉住他说“你这个样子太危险了,我去帮你捡”,不知道他突然哪来的力气一把挣开我冲到路上捡,就在那一瞬间一辆车冲过来把他撞倒在地。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我都没反应过来。可能真的有心灵感应这种说法。在我大脑死机的几秒钟,莫哥的手机铃声猛的拉回我的思绪。电话是贺总打来的,我接上电话就开始放声大哭,贺总一下子就知道肯定出事了,我大概给他说了经过报了地址,他和救护车同时赶来。我和他在手术室外等着,那一刻我真的体会到生命的脆弱,每一分秒都是煎熬。我甚至在想如果当时去捡东西的是我,那现在手术室外等待的人就不会是我了吧。东西…莫哥当时要捡的东西是什么呢…我的余光瞥到贺总手上的戒指,猛的一震,莫哥当时要捡的项链上好像就挂着和贺总一模一样的戒指。我被自己的这个发现给震惊到了,直到医生宣布病人脱离生命危险,我才回神。贺总叫我回去好好休息第二天不用上班了,我当时的状态确实没精力应对第二天的工作。回到家躺到床上回想着一天发生的事,这天发生了好多事信息量太大,闭上眼在脑海里慢慢梳理他俩的关系,所以说,莫哥说的“前任”就是贺总,这就能解释的通为什么第一次我接电话是一串陌生号码却是熟人打来的,贺总为什么单独找我汇报表,还有莫哥为什么不顾生命危险也要去捡那枚戒指…因为我接的电话让贺总找到了莫哥还知道了莫哥的住址,某种意义上我是不是在不知不觉中当了助攻!莫哥住院的那段时间我也常去看他,每次去贺总都在。莫哥出院后又回到贺总缠着他的日常,只不过这回贺总名正言顺的住进了他家。看到莫哥脖子上的项链,我知道那个戒指终究是被捡回来了。




你以为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并没有。十一小长假我打算回家看看父母,我们公司和k市航空公司有合作,只要是公司内部人员都可以优先选择头等舱。头等舱人很少,我调整了舒适的姿势躺下玩手机。微微感叹真是舒服的一“天”字还没说出口呢,就听到:
“卧槽!狗鸡你他妈的干什么?”
“干嘛?干你。”
“这可是在飞机上…你别乱来。”
“那不更刺激?”
“刺激个鸡巴!”
……
这声音咋这么耳熟?我猛的坐起来,一抬头和他俩四目相对。我居然在回家的飞机上遇见了出去度假的俩口子。缘,妙不可言。空姐我现在换舱还来得及吗…好啦,不管怎样,我祝他们幸福!
这碗狗粮我先干为敬,你们随意。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好厉害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瓶邪】
分享首歌,此歌有毒
http://www.missevan.com/sound/478785

图源网络侵删

【晓薛】回到起点(一发完)

微曦瑶,时间线可能有点乱,薛洋和瑶友情向
—————
1.
风高,月黑
有两人并肩而来
“哈哈哈!”这笑声在夜里格外刺耳,满林乌鸦噼里啪啦一时惊起
“你笑什么?”
“你管我”
金光瑶笑笑没接话
“那你又笑什么”
“笑命运”
“呵,那可真是…”说着薛洋双眸一闪而过的狠厉,立刻换上一张笑脸,配上一副甜腻勾人的音线却让人不寒而栗“小矮子~话说你是怎么死的呢?”金光瑶闻言目光一沉笑僵在脸上又立马换回常态,细微的变化还是逃不过薛洋的眼睛,薛洋把手搭在金光瑶肩上道:
“让我猜猜啊,是不是和你那好二哥有关?”
金光瑶微笑“知我者,成美兄也”
“你他妈再别提那两个字”
薛洋狠狠踹了脚路边的石子,心道:晓星尘这回你逃不掉了!小流氓还是一如既往喜怒无常,金光瑶早就见怪不怪了
“俗话说得好,你这算不算祸害遗千年?”
  薛洋真没想到会比金光瑶先死,还死的那么狼狈…不过看金光瑶也没享几天福忍不住开口揶揄他几句
金光瑶淡淡回敬了句“彼此彼此”
小流氓不屑的切了一声,两人相对无言,各自揣着心思。
  今晚的月亮很淡,遮在云层后面,只透出一丝若影若现的虚影,知了的鸣叫被无限放大在夜里格外刺地刺耳,忽而又从树梢尖掠过几只黑影,两个单薄的身影踽踽而行像是地狱的修罗踏血归来…
  这条路他们再熟悉不过就算闭着眼也能走完,这是从炼尸场通往金麟台的小路“你打算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
  终了是再踏轮回路,该说是庆幸是命数或是前世罪赎才能此生去血污…

2.
“你最近不要有动作,马上要开清谈会了,总有盯着金家的人…”
“是是是,金宗主说的是”薛洋不耐烦的打断他,靠着窗沿,手里拿着苹果一腿屈膝踩在沿边上,另一条腿自然垂着悠闲地晃来晃去。丝毫没有把那人说的话听进去,简单的敷衍。
“守株待兔不是你的作风啊”
“八年都等得起,这点耐心我还是有的”啃完最后一口苹果,抬手扔进了外面的池塘里。
“…”
“你和晓星尘的事我不会插手,那烂摊子你就自己收拾吧”
  金光瑶转身向门外走去,末了停住脚步“在外人面前不要叫我金宗主”“嘿嘿,那不是迟早的事儿嘛”“至少现在不行”“那走去会会你那死爹”
  这个时间点,夷陵老祖的风头还没过,金光善刚死还没入葬,栎阳常家应该被灭了常萍怕是还没碰到晓星尘…薛洋总感觉好像漏掉了哪一环…算了,索性忘了就不想了。本着能忘掉的应该不是啥重要的事的原则把这事儿抛脑后了。不过常萍…必须死!

3.
“真惨啊…”“就是…这是得罪了什么人啊…”“哎…这年头儿啊…”集市中央人们七嘴八舌的围了一圈。
“子琛前面怎么了那么热闹”
“不知,去看看”
  晓星尘走过去,人群自觉让开一个道,晓星尘走近看到地上躺着一个青年男子,死状十分凄惨眼睛还是睁着的临死前最后一刻表情僵在脸上,不甘心狰狞着嘶吼着,舌头长长的吊在外面是被人割掉的,手胫被人挑断,左手的小指被切去
“也不知这常家事得罪什么人…”一个白胡子老头说着摇摇头
“这位老先生,您知道这个死者的身份不妨说说?”
“这人叫常萍是栎阳常家长子,前些日子不知是得罪了什么人一家子都被杀了,这不金家要开清谈会了,他怕是逃命跑到这来申冤的…不料还是躲不过啊…”老人说着又摇了摇头,背着手走开了。
“这没人处理吗”宋岚只看了一眼就不愿再靠近这具尸体
“二位道长有所不知官府不管江湖恩怨的,这尸体一会有仙家门派处理”
  晓星尘与宋岚等到有仙门弟子来才走开,或许是刚才的场景让人不太舒服一路上二人无言。
  薛洋在街上溜达着,那时的今天同样的地点他遇见了晓星尘,从此
与他的命运烙下了深深的羁绊。
  有些人不能见,见一次负一生。

4.
“没有为什么,这叫飞来横祸!”话音刚落一条拂尘甩过来,薛洋巧妙的避开,顺势侧身摸了一把灶泥,一手抓着拂尘尾端一手直逼宋岚喉管,耳边传来霜华出鞘的声音。薛洋狡猾一笑,嘿嘿,小爷偏不如你愿~抬臂反手抹了宋岚一脸灶泥立马跳开。晓星尘觉得又气又好笑剑出鞘到一半收也不是抽也不是,气氛一时僵在那里。
  金光瑶看的清清楚楚宋岚的脸都绿了,心道:???你怎么不按剧本来!关键时刻还是他脑子转的快,急忙说到:“二位可是明月清风傲雪凌霜两道长,久仰久仰。”
“敛芳尊过誉,只是不知这位公子是?”
“金家客卿”薛洋先一步回答 “呦,你俩是友人吧,那薛某就祝二位百年好合…”
“成美你且住口。”金光瑶扶额“实在抱歉让二位道长见笑了,童言无忌”说完拉着薛洋快速离开
  两人愣在原地,宋岚的脸色就别提有多难看。晓星尘看着实在想笑,硬是憋出内伤。
“你干什么不是叫你不要招惹他们俩的吗?”金光瑶真的很头疼
“小爷我乐意,嘿!估计那臭道士回去非得洗掉一层皮”

5.
  金光善入葬合棺的那一刻金光瑶内心十分平静。那些所谓的期待早就随着七十二根桃木钉钉死在棺椁里,这一次他不会再有任何动摇,不会再步步险棋,他会比以前更果断…金光瑶目光温和的看着前来送葬的人,只是这目光中多厌倦与不屑少了谄媚与讨好,现在的他不需要做多余的讨好,他只需要利用有价值的人。直奔主题往往比节外生枝的效果更好。毕竟他有比别人“多一世”的优势。
  送葬过程中秦愫一直关注这金光瑶,仪式结束后似乎想对他说什么话,金光瑶早就注意到只是这次他不愿再把她卷进来,想着头也不回的退场。
“阿瑶,令尊的事请节衰”
“谢二哥关心”
这是他重生后第一次和蓝曦臣面对面说话
“阿瑶为何突然退掉了与秦愫姑娘的婚礼”
“她是个好姑娘我不想耽误她”她是我妹妹…后半句硬生生卡在喉咙里。
雪落泽无空朔月,花尽敛芳徒生。
我对你还是恨不起来啊…

6.
  后来薛洋和他的晓道长跑了,这是金光瑶预料之中,听说薛洋为了追晓星尘天天到白雪观“偶遇”死皮赖脸撒泼打滚各种方法都用上了…而金光瑶也继续打理金家,如愿当上了金宗主。时间依旧继续仿佛一切都没变但一切都变了。半年后夷林老祖重生和含光君结为道侣。
  再遇见薛洋是一年后。
“道长~走不动啦,背我嘛~”
“阿洋别闹,这是在街上”
“还不是怪道长你昨晚做太狠了”晓星尘听后脸瞬间红了,支支吾吾不知道怎嘛办。金光瑶坐在茶楼上等蓝曦臣,听到熟悉的声音下意识低头向窗外看去,正对上薛洋的眼。
“阿洋要是累了我们先到茶馆歇歇吧”
“嗯~不过道长我想吃蜜枣糕”
“好我去买,你在茶馆里等我”
  薛洋抬头看向金光瑶两人对视一笑。
“呦,金宗主好久不见啊”
“嗯,别来无恙”
  两人坐在桌前老友的方式叙旧。
“过的怎样”
“就那样呗,啧,就是有点想念以前我掀摊你付钱的日子。”
金光瑶抿口茶视线扫过薛洋锁骨脖颈间紫色的爱痕心下了然。
“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还能怎么打算,跟我家道长云游呗~你呢,还打算守着金家?”
“等金凌及冠后把金家交给他,就算是物归原主。”

“我家道长来了,走了~后会有期”
“嗯”
    不论天涯与海角,不论新知与故交,青山依旧在,执手一双人。
end

黑花一生推💙💙💙

图片来源微博
侵删

hazeldeku:

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小哥回来三年了…各位七夕节快乐 祝我的cp们早生贵子

小声逼逼:晚一点可能还会有一张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的💕
                           ——817致稻米

🌚🌝又想骗我谈恋爱

惊鸿一瞥眉宇间,雨落飞鸿撩心弦。💙

关于薛洋,你可能不知道的事

完美的诠释了洋洋的一生…哭瞎

沉洋:

薛洋,阿洋


楚字:




1、薛洋说话的时候爱在最后加个语气助词,比如:“别这样嘛”、“是的呢”、“带上我呗”,甜腻腻,也阴森森。




2、薛洋之所以看到宋岚用那样的眼神看他很生气是因为小时候流落街头,那些人也是这样的目光。




3、薛洋一直觉得金光瑶人不错,所以才会说“我的一个朋友”。




4、“当真是什么?你倒是说啊!”薛洋有点后悔没有让他说完那句话。




5、在义城被人嘲笑两个瞎子一个瘸子的时候,薛洋很想当场掐死那几个人。




6、薛洋有时候会觉得晓星尘长得还不错。所以会多看两眼……再看两眼。




7、其实薛洋也怕疼。




8、薛洋第一次穿金星雪浪袍的时候,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看的衣裳,后来他觉得跟白色道袍比起来,这简直太丑了。




9、薛洋看到金光瑶的时候,第一反应的确是他的净身高问题。




10、阴虎符和鬼将军这些东西难道不是夷陵老祖的锅吗?




11、聂明玦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时候,薛洋觉得自己真他妈威风,然后金光瑶真怂。




12、他真的没听说过明月清风这玩意儿。




13、薛洋模仿晓星尘之前看了很多书,学了不少敬词谦称,于是越发佩服道长。




14、薛洋觉得骂晓星尘太辛苦了。骂别人都是wcnm……到晓星尘这里就是“一败涂地一事无成的大傻瓜”,所以他再也没骂过他。




15、晓星尘要是没瞎就好了……不不不……瞎了好瞎了好……




16、金鳞台的那啥花长得不咋地,点心倒是真不错。




17、薛洋觉得晓星尘跨三省捉拿自己归案简直吃饱了撑的,多管闲事有毛病。




18、薛洋觉得金光瑶迟早有一天死在蓝曦臣手里。结果还真是,可惜他没活到那一天。




19、阿箐那个小瞎子整天吵吵烦死了。




20、“霜华一剑动天下”,那些人还挺有眼光的,也挺有文化,换成他估计会说“道长出手美死啦!”




21、薛洋重伤后一睁眼发现对面是晓星尘,如果不是嗓子受了伤不容易说话,肯定会脱口而出一句“卧槽”。




22、薛洋不喜欢去买菜,也不想让晓星尘去买菜,就不能让小瞎子去吗?!




23、被霜华捅的那里留疤了。




24、金光瑶跟晓星尘两个人都是嘴角常常挂着笑,薛洋觉得晓星尘笑得超温柔,金光瑶那笑……比哭还难看。




25、把常萍凌迟之后,薛洋真想给自己也来一刀。




26、看到晓星尘在凶尸宋岚面前的反应,薛洋真是嫉妒得想要发疯。




27、晓星尘,你杀了你的好朋友能怨我吗?你自找的你活该。




28、锁灵囊这玩意儿真没用,连个魂都聚不齐,怪不得魏无羡被别人给灭了。还是我自己太没用?




29、确认义城里来了魏无羡,薛洋实在是太开心了。




30、手指论是薛洋瞎掰的。




31、薛洋并不知道“成美”取自“君子成人之美”,只是单纯觉得这名字好他妈难听。




32、薛洋想让晓星尘喊自己一声“阿洋”。




33、晓星尘死后,薛洋再也没有吃过糖。




34、如果不是要实验阴虎符,薛洋才懒得专门找常慈安报仇。




35、薛洋小时候是个很可爱的孩子。笑起来一对儿小虎牙很招人喜欢。




36、被牛车碾过的左手幸亏只断了一根小指,其他只是骨折而已。他从小就生命力顽强。




37、薛洋觉得金光瑶不黑化都对不起他爹。




38、薛洋跟金光瑶真是相见恨晚,一起杀人放火灭门分尸简直不能更完美。




39、因为薛洋觉得白衣服染了血不容易洗干净而且会弄脏晓星尘的脸,所以后来他就不让他去杀人了。




40、他每天都会给棺材里的晓星尘擦脸。




41、有时候薛洋看到晓星尘眼睫被风吹地颤了颤,会产生一种他在装睡的错觉。




42、念晓星尘名字的时候语气会变温柔这种事,薛洋真的没注意。




43、妈的老子胳膊断了,我的糖!




44、下辈子可千万别遇见晓星尘了,这辈子就够倒霉了。噢其实不用担心,他没有下辈子了。




——————end——————